數碼營銷公司共同創辦人:這4年慶幸遇到好拍檔、好客戶

社交媒體盛行,人人都可以是KOL。瀏覽營運社交媒體和內容行銷的資訊時,有沒有看過More Digital分享網站如何達成100萬瀏覽、Instagram帳戶又是如何增長至過萬追蹤者的文章?由兩位80後女生,Kristen Mo和Rem Chiu創立的More Digital今年已踏入第4年。一間小型的Digital Marketing Agency是如何在競爭劇烈的市場中站穩陣腳,並獲得不少大公司客戶的認同?

復耕者聯盟與農夫的堅持

2022年初,蔬菜價格成為街坊的討論熱話。疫情下入口菜價飆升,加上烏克蘭戰事導致全球糧食供應緊張,你會不會覺得香港需要一定程度的食品及蔬菜自給率?Rebecca和Billy先後加入復耕者聯盟,開墾荒地、除草、播種、灌溉、施肥,為消費者提供優質的食材。為何他們會成為農夫,在香港做農夫又是一份怎樣的工作?

做了一個月Slash後發現的事

在沒有刻意安排之下,竟然做了一個月Slash,斜槓從事市場推廣、行政助理、翻譯。最忙的一個星期,工作一個接一個,完全沒有停下來。最令人懊悔的是,以為將部分工作外包可以減少部分工作量,誰料收回來的翻譯質素不行,最後還是要己重新翻譯。

招牌師傅與手寫字 招牌行業的變遷與轉型

自從李健明在2016年開始「李伯伯街頭書法復修計劃」,他就由耀華製作室的接班人變成身兼造字師、導師、作者多職的招牌師傅。近年本土情懷流行,他將「李漢港楷」數碼化後,肩膀上又多了承傳文化的使命。招牌行業在這十年八載面對巨大的轉變,疫情打擊、網購盛行,街上的店舖倒閉的倒閉,轉型的轉型。「感恩的是,這些艱難的日子我們撐得過」,他一邊回想,一邊感謝同事的體諒和支持。

LikeCoin發起人高重建 由無到有的創造過程

十年時間,足夠讓一個中一學生讀到大學畢業,也足夠讓一個職場新鮮人成為公司的中高層主管。你會怎樣運用十年的時間?高重建(Kin)和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在2017年著手設計LikeCoin,立志以最少10時間運用區塊鏈,改變創作生態。要實踐LikeCoin的化讚為賞、內容出版和民主協作,彷似是一個愚公移山的社會實驗。4年多下來,他們達成了什麼?為何當初選擇踏出這一步?

既然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你理想的工作樣貌是怎樣

劉揚銘是台灣的自由作家。商業雜誌編輯出身的他在上班七年之後身心過勞,2012年辭職放浪了一整年,期間決心成為不受雇的自由工作者,獨立生存至今九年。大學畢業到現在,我一直都感興趣的話題大概就是「工作」了,由怎樣找到你的天職、職場的新趨勢、不同的工作型態等書籍都看過不少。看了他的《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再結合這些年對工作看法,作以下總結。

製衣職人細說行業轉變與自己的成長

這年頭「樂壇已死」了,「電影業也不能像八、九十年代般輝煌」,製造業的生產線和廠房亦早已遷移到中國內地和東南亞國家,這裡剩下的可能是一群一直還在堅持的人。也許他們不是為了證明什麼,而是單純做著自己相信和覺得有價值的事。Edmond在製衣業界打滾了30年,由採購、批發、在大陸設廠、到舞台服裝設計等工作他都曾涉獵。2020年,他和拍擋成立了「本土製業」,希望復興本地製衣。

殯葬禮儀師:了解家屬幫助他們才是意義所在

以為這是一個關於殯葬禮儀師的故事,與陳培興談下去卻發覺是一個發現和實踐意義的歷程。如果看不到工作的意義,禮儀師就像「打雜」,由一開始與家屬商討喪禮的安排、到舉行喪禮以至出殯,很多溝通、協調和文書工作。再加上這行業少不免要接觸屍體,殮房的惡臭和腐化的遺體等一點都不好受,如果找不到意義真的堅持不了。所以對他來說,這一切的意義又是什麼?

生活新型態 做自己人生的設計師

擁有編輯、導演、作家等多重身份的日本斜槓族米田智彥在2011展開了一場名為「遊牧東京」的冒險。他拉著一個行李箱在東京內行走,與其他人共享著這座城市的所有功能,歷時一年,走遍大約50個合租屋、共享辦公室,遇見了100多位同樣以自己的方式設計人生的人。雖然已過了10年,但當中的故事還有相當的參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