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知的世界探索你的職涯

有些人沒有明確的目標,他們想試不同東西,走了一段A路線見到B路線看似很有趣,又走進別的世界。他們有時會繞路、甚至走回頭路,距離走了不少,但位置卻沒怎樣向前。這時當他們看到曾在同一起點、甚至較遲出發的人都早已拋離自己,心裡不是味兒,「成就焦慮」又再被喚起。

久不久便會襲來的「成就焦慮」

特別是當我們又大一歲/五歲/十歲,覺得到了某個年紀就要有某個樣子、年收要達到某個水平,或者看到朋友社交媒體的更新(可能是轉工、升職、到外地工作、移民),或者受到別人的否定,或者什麼理由都沒有,只是突然覺得「活到這個年頭,究竟自己在做什麼,究竟自己有什麼成就」。有時候你可以將這些焦慮化為動力,但亦可能陷入自我否定的旋渦。

一位教師的生涯探索:重塑教學模式 賦予工作新意義

2017年第一屆MAKER+創新課程的學生今年中學畢業了,他們亦是黃佩珮老師在東華三院黃鳳翎中學任教以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合格率最高的一屆。雖然對學生而言,課程培養的好奇心、創意、團隊合作、同理心、自學能力和抗逆力,可能已經潛移默化,不覺得MAKER+起了什麼作用。但對佩珮來說,發起和推動課程的六年是她教師生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油蔴地人的社區故事與職業主線

翻查報導,原來這幾年因為疫情、因為消費模式改變、因為重建、因為移民等不同原因而結業的店舖數之不絕,珍寶海鮮舫、蓮香樓、漢榮書局、百年找換有限公司、灣仔樂景快餐店、大埔陳漢記、深水埗布藝市場……面對社區的改變,有人覺得唏噓,有人希望了解更多,有人嘗試參與,在油蔴地從事社區工作十年的「樂地文化」創辦人孔維樂覺得每個人都有他的位置,而阿樂的工作模式亦慢慢由直接參與變成教育。

AI時代更需知道你工作的意義

人工智能當道,最常出現兩個看似矛盾的疑問:「我的工作會否被人工智能取代」和「可否把我的工作都交給人工智能」,所以更準確的問題應該是哪部分的工作你想人工智能代勞。我們要思考的是,有哪些工作我想不倚賴AI,親自完成,換句話說就是怎樣的工作對你有意義。

音樂人生的不同章節:三位音樂人的成長故事

十幾歲的你,對事業和工作有什麼想像?要怎樣才能做得更好,得到別人的認同?二十幾歲的你,理想和現實的落差有使你卻步嗎?三十幾歲的你,比之前更接近目標嗎?如何才能有新的發展和突破?我們在不同年齡,對工作的追求、可以付出的時間和努力應該都不盡相同。放在競爭激烈的獨立音樂,處於人生不同階段的他們又譜寫著怎樣的故事?

大時代下的小書店:「夕拾x閒社」作為連結書友的「社區中心」

走進「夕拾x閒社」今年6月搬到的新址,入口處除了有書店的霓虹燈招牌,還有集一眾客人之力繪製而成的壁畫。店舗近收銀處是書櫃,售貨香港及台灣書商出版的新書及二手書;後面為共享空間,畫畫的、交談的、工作的,不同目的的書友似乎都在這裡找到一個舒適的空間。桌上放了一盒西餅,原來是朋友探班時帶來的。與其說是書店,「夕拾x閒社」更像是個連結不同人的平台。在背後促成不同連結的是店主Sharon。

開一間日式雜貨店 延續遊覽日本的故事

上一次去日本是什麼時候?知道日本逐步開放外國遊客入境,大家都雀躍不已。日本令我們「百去不厭」的,除了因為美食、潮物、景點,還有展現日本人生活品味的雜貨。每件精緻的餐具和擺設都彷如藝術品,令人們感受當下,讓單單只是身處某個空間,都變成嘗心樂事。走進「47日和」位於觀塘的店舖,靠門口的牆壁貼滿了店主Amy在日本各地尋集的名信片,還有琳瑯滿目的人形擺設、陶瓷及玻璃餐具、文具等,的確會令人流連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