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壁畫藝術家Jacmila 發現自由的創作之旅

You Have to Get Lost Before You Find Yourself

每位藝術家都想更多人認識自己,讓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如何豁達地不再追求世俗定義的成功,做回自己,Jacmila其實走了一段漫長的路。

她由2010年「綠洲藝廊」的第一幅畫作直到2016年為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小學繪畫第二幅壁畫,期間有迷失的時候,也面對身份的轉變。「那時常常問自己『究竟我想畫什麼』,然後為了尋找創作靈感和畫畫的初衷,我在2013年去了歐洲不同國家。那邊地大物博,文藝氣息濃厚,然而啟發和靈感並沒有想像中大,甚至有因為自己的渺小而感到惆悵的時候。」但她沒有放棄,努力尋找機會並不斷創作,成功在英國、布拉格、意大利、法國、德國、奥地利和西班牙售出多幅畫作,其中她更在斯洛伐克的店舖自薦,擺賣自己的作品。幾年後,有朋友在機緣巧合下經過斯洛伐克那店舖,竟買了她畫的名信片寄回來。人生神奇的是,當日播下的種子可能在未來某天開花結果。

時間沒有因此停下,生活還是依然忙碌。Jacmila於2014年和2017年迎接了兩個小生命的誕生,照顧小朋友是不分晝夜沒有休息的工作,同時也佔據了她原本用作創作的時間。「我是小朋友的媽媽、我先生的太太、學生眼中的老師,那我自己去了哪裡?」雖然2016年開始,Jacmila重新投入不同的壁畫創作,但生活的各種干擾令她應接不暇。

直至2019年,她開始接觸兒童文學和繪本,再加上信仰的幫助,她發覺自己既可以是一位媽媽,亦可以是個畫家。「然而,我發現我需要過一個有規律的生活,妥善分配時間,而不是像以前那樣有靈感才畫畫。我察覺到只要安排好家庭和小朋友,我便可以安心工作了。原來『媽媽』和『畫家』的身份並沒有衝突。以前覺得媽媽的身份限制了我不能做這些事情;現在我不會被固有的框架局限,而是想究竟怎樣才能做到。只要有決心,便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Jacmila開始認識自己的渺小、接受限制,「在學習表達藝術治療的過程,我慢慢重拾昔日的步伐,尋回畫畫的初衷,也肯定了我是誰。」她學會以開放的態度欣賞其他畫家的作品,更明白不需要和其他人比較。「謙卑而不自卑,自信而不自滿。」,正好用來形容她現在的心態。

重新定義自由與成功

或者對一些人來說,時間管理並非困難之事,但對討厭束縛和規限的Jacmila來說,卻是需要重頭學習的技巧。「以前我喜歡自由,我行我素,亦曾經懷疑為什麼世界上要有紅綠燈。那時我覺得生活是『我想怎樣就怎樣』,之後才明白其實這是『放縱』。世界需要像紅綠燈般的規矩去維持秩序,否則會阻礙自己和其他人」明白到秩序並非限制了她的自由,而是維持生活平衡,Jacmila學會定立適當目標,規劃自己工作和照顧小朋友的時間,在「有限的空間」裡發揮無限。

家庭生活有時忙得喘不過氣,看似沒有以往般自由,事業上的步伐亦要作出相應的調整。直至2019年,Jacmila明白,是家庭和小朋友讓她成長,令她的創作更闊、更廣、更有深度,使她得以尋回自己,成就更完滿的自己。「確實是經歷了一段時間適應,但現在我會覺得這些規律創造了一個讓我可以隨意畫畫的空間,人生閱歷使我的畫作比以前豐富了。」她現在對自由、成功有了新的定義,「我不必被社會對成功的價值和標準而牽制,我真正自由了,沒有不必要的包袱,我只需努力。我就是我自己。」現在Jacmila懷著更宏大的信念,藉著繪畫更多壁畫,與其他藝術家一起傳承藝術,灌溉香港這個文化沙漠。也希望有天,她的壁畫能跳出香港,進駐海外。

最近,Jacmila愛上了以拼貼畫的手法創作,她發現人生就像拼貼畫,不同的花紋、風格和素材拼湊在一起,顏色是灰暗也好,明亮也罷,總能拼貼出新奇好玩又多姿多彩的圖畫。「我在創作中多了運用山嶺的元素。其實人生不也像高低不一的山嶺嗎?有時崎嶇險峻,有時平坦舒暢,無論你感到快樂或迷失,只要活在當下,享受過程中飽覽的奇妙風景就夠了。有一天當你回望,必能發現其中的奥妙——經過一點一滴的努力,一道又一道的「門」相繼打開,引領你前往未來的目的地。」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