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語言學習不再刻板 發展心理學家打造學融於樂工具

Catherine Mcbride
Catherine Mcbride 教授,發展心理學家,上年與夥伴一起開設Cayan Educational Design Ltd.,研發和推廣不同工具幫助小朋友學習語言。

在中大任職的Catherine Mcbride 教授是發展心理學家,主要研究跨文化的閱讀學習和障礙。在這界別工作了起過25年的她,去年得到大學資助,竟開始了自己一直沒有涉獵過的領域——與夥伴一起開設Cayan Educational Design Ltd.,研發和推廣不同工具幫助小朋友學習語言。

語言學習不再刻板

Cayan Education Design Ltd. 現在主要的產品是「Bumper Cards」, 學生需要使用卡片組成不同詞彙,組成一般的詞語可得1分,創作新的詞語可得2分。這反映比起組成現有的詞語,卡片的設計者更鼓勵學生創作,並以自己的言語或圖畫向其他參加者解釋該詞語的意思。學融於樂是Bumper Cards的設計意念,這源自Mcbride學習普通話的經驗,她解釋:「例如我知道中文字『愛』的意思,所以看到『可愛』這詞語時,我大概知道它的意思。然後我想小朋友學習語言時,這方法是否也適用?」

她隨即進行實驗測試自己的想法。結果除了證明這是有效的學習方法外,也發現這是有趣的體驗。「利用Bumper Cards組成不同詞彙可同時培養擴散性思考(Divergent Thinking)和聚斂性思考(Convergent Thinking)。」聚斂性思考以舊有知識與經驗為思考的依據,進行有條理又有組織的思考;擴散性思考則根據既有的訊息生產大量、多樣化的訊息。對聚斂性思考而言,結論或答案只有一個,思考會被限制,但進行擴散性思考時,答案可以天馬行空。

Cayan Education Design Bumper Card
Cayan Educational Design Ltd.的主要的產品——「Bumper Cards

投身商業世界的衝擊

既然Bumper Cards有助兒童學習新詞彙,啟發他們的創意和想像力,亦可以愉快學習,理應會受到用家歡迎。然而,現實卻不像Mcbride想像般理想,「雖然小朋友喜歡透過Bumper Cards學習,但香港有不少家長都著重對錯,不希望子女學習『錯』的東西,也有人希望見到很快就可以看到成果;相反非華語家長對學習新事物持開放態度。」

她坦言,商業令她驚訝。她需要向不同客戶介紹Bumper Cards,展示這套工具的效用。而因為新冠肺炎,Cayan Educational Design Ltd.的主要客戶之一的幼稚園在今年上半年停課了,但Mcbride和夥伴的工作沒有停下,他們花了九個多月,編寫了應用Bumper Cards的故事書,將「ice cookies」等合成詞以具體的故事形式表達。

初心與成就

McBride在1995年取得PhD,1996年來到香港進行心理學研究和教授工作,「我一直對不同文化和語言有濃厚的興趣,而香港的多元文化正好提供了一個適合的環境。我可以和精通不同語言的研究員合作,由他們仔細分析每種語言的特色,我則以宏觀角度比較和歸納各種語言的異同。」而這些研究結果,則反映在她的著作之一「Coping with Dyslexia, Dysgraphia and ADHD」,書中收錄與對學習障礙有深入認識的專家、有學習障礙的學生、父母和老師的訪談。「這是一本建基於訪問的研究,同時為治療這些學習障礙提供實用建議的書籍。」McBride補充。

Coping with Dyslexia, Dysgraphia and ADHA
Coping with Dyslexia, Dysgraphia and ADHD

書中訪問了一個有讀寫障礙的奧地利女孩,她是個優秀的學生,有獨特的想法,但對於她的作文,老師總會按照文法是否正確、有沒有錯字等評分,忽略了故事或想法本身。其實評分方法對學習成效有深遠的影響,有研究比較小六至大學生的語言和繪圖表現,發現小六學生更具創意。McBride解釋:「這是因為學校的課堂強調單一的正確答案,當學生為了取得好成績,他們漸漸變成了讀書和考試的機器。」

當你像McBride那樣,在職涯度過二十多個年頭,你想那時的自己會擁有怎樣的成就?McBride除了推出了幾本著作,同時也是Association for Reading and Writing in Asia的創會主席,「大部分有關閱讀和寫作的理論也是源自歐美,但亞洲的語言及文字和英文、德文截然不同,不能完全套用歐美的研究。」該協會每年也會舉辦會議,讓亞洲國家和地區對語言及文字有興趣的人士學習和交流。

願你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並發光發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