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品牌創意漫遊:工作、成長、再透過工作成就他人

當年哥倫布出海航行時並不知道會到哪裡,亦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見到陸地,放在我們的人生和工作,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得到的可能更多。Basil Cheung大學主修廣告,畢業後順理成章地投身廣告公司,十幾年的事業看似有規律地劃分成agency、in-house、成立品牌顧問公司的不同階段,但其實人生有太多事不能預計,很多轉捩點都在無意間發生。而當中不變的是,透過工作,我們學習做人,也成就別人達成他們的目標。

在Start-up打拼的日子

人生的轉折往往需要某些契機或啟發,成為我們邁出新一步的推動力。還在廣告公司工作時,一位相熟的同事決定辭職,專注發展創立不久的公司。他邀請Basil加入,負責品牌創造與管理,協助公司拓展本地及海外市場。對於是否要跳出工作十年的廣告圈,到不熟悉的初創公司工作,他掙扎了很久,「那時Start-up並不流行,未來會怎樣,我是否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很多很多考慮。最後下定決心是因為同事一句,『那就當讓自己放假,如果真的不喜歡,一年後大可以回復以前的生活或再轉換環境』,想不到就這樣開始了在不同Start-up打拼。」

一開始在初創工作,接腫而來的是各種文化衝擊,「一來是身份轉變,現在作為公司的一份子,和公司其他持份者溝通不能以第三者的角度,我要想辦法怎樣做好一件事。再加上科技初創的產品都是未曾在市場出現的,如何介紹產品吸引用家和客人又是另一個大課題。這些衝擊令我覺得以前的工作經驗流於理論。」他喜歡在初創凡事都要親力親為,形容在一個泥漿摔角的實戰環境要帶來明顯的成效才能生存下去。到後來他認識了不同朋友,輾轉在不同初創發展,無意間竟又建立了他在這個行業的履歷。

在Uber Eats工作時,他策劃了「地膽餐廳」的推廣活動,介紹當區土生土長人士喜愛的餐廳,例如西環生記滷味、沙田陳根記等。其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訪問位於中環的公利真料竹蔗水時,店主說這是20年以來,他和媽媽第一次在店裡拍照,廣告為兩人創造了難忘的回憶。這個企劃意想不到地得到當時Uber的Head of Photography認同,並邀請了他在National Geographic工作的朋友一起參與拍攝。

及後他在Bowtie保泰人壽工作時,能夠促成Rubber Band與曾俊華跨代音樂人對談,交流玩音樂的趣事,亦是一個令他十分自豪的作品。始終人和人的故事和交流最容易打動人心,直到現在他成立了自己的品牌顧問公司Elio Brand Consultancy,最近收到客戶聯絡,請他幫忙推廣咖啡店帶給客人的幸福感,雖然不容易但卻是他很嚮往的工作。

創業的勇氣

Elio Brand Consultancy(下稱Elio)是Basil在2023年成立的公司,「『Elio』在意大利語解作『太陽』,公司標誌中『l』和『i』最後都有個小鉤,喻意每間公司、每個人都有條伏線,你能否將伏線延伸,並感染其他人呢?」人生太無常、世界充斥壓抑的情緒、時間比你想像中少,生命中各種生離死別讓他明白,有想做的事就要盡快行動,而他亦慶幸自己能在要付出更大代價的年紀,有創業的勇氣。

透過Elio的工作,他希望可以和商業夥伴建立緊密的合作關係,大家一起了解問題的本質,探討不同方案的可行性。「簡單比喻的話,可以理解為醫生的工作,我會和客戶討論,然後根據他們的狀況,建議他要吃什麼藥,還是要做多運動,抑或根本不需要看醫生。」以前廣告圈有句說話,一個出色的廣告就像畫了一半的圓圈,另一半要由客人完成才是一個好的圓形。現在他會尊重客戶的意願多於自己的看法,共同創作。

Basil分享他最近為客戶Relish Kitchen by ALOT策劃的一場晚宴,邀請設計與文藝界人士參與,了解餐廳的經營理念,同時欣賞餐廳為配合農曆新年特別邀請花藝師製作的蘭花裝飾。

Non-judgemental的力量

這些年的各種際遇讓他體會到不帶個人立場,遽然判定對方對錯的非判斷態度的力量。「以前的我是個動不動就對別人評頭品足的人,彷彿要全部人都接受我的意見;對自己則會時常懷疑我的回應是否恰當,做了第一步會思考之後十步的發展。然後我慢慢接受這是我的人物設定,我只可以善用自己的特質。因為不相信自己,所以不會限制自己,盡情思考不同可能性。因為能以開放的心態接受不同意見,我可以將之轉化為說服力遠比主觀論證高的客觀論證。」

他回想以前工作目標明確,負責任地想做好每一件事,最後雖然目標達成了,但因為個人意志太強,和團隊成員相處不太融洽。「我想過不同方法調整自己的管理方式,直到打工生涯最後一份工作,我本著非判斷化的態度,聆聽同事的看法,不帶前設地和他們一起討論。我對自己的要求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支持同事,並承擔責任和風險。之後情況好像回到第一份工作,大家都是新入職的員工,沒有什麼壓力,只想一起努力做好不同項目。最重要是大家做得開心,亦建立了團隊精神。」

這些得著亦在現在的工作派上用場。Elio會和擁有不同專業技能的夥伴合作,當中亦不乏在學和剛大學畢業的青年。「年輕人有能力,缺乏經驗。而我們這一輩能力比他們差,勝在有經驗,所以我很享受大家互補長短的合作模式。」對於與年輕人合作,Basil提醒自己要近乎非理性地相信他們,雖然會遇上多次失敗,但當對方真的有心學習並感受到你的信任,他的責任心和自發性便會油然而生。給予足夠空間讓他們嘗試,並從旁指導,他們可以獲得更多實戰經驗。

持續學習

當工作和人生累積了越多經驗,我們更需要保持思想靈活。「之後的目標……就是減慢自己對工作變得麻木、失去熱誠,和成為『老屎忽』的速度。當你用自己的經驗判斷別人、不願意面對新事物,以一個高高在上的姿勢與所謂的後輩溝通,這是老屎忽的特質;當你對事情不感興趣、得過且過、嘗試複製作做事方式,這是麻木的表現。我不敢說怎樣為之成功,但如果變成那樣的話肯定是失敗。」

以前的他是個悲觀地看待事物、會將不好的事放大一百倍的人,但不同經歷讓他變得不會特別樂觀或悲觀。「如如不動」是他近來很喜歡的佛學思想,意思是心態不會隨著外在環境而動,對高低起伏沒有太大感受,變化來了便接受。對於自己在意別人評價的性格,「套用如如不動的思維就是收到不好的評語我會不開心,這就是我。如果今年會收到一百個不好的評語,便儘管來吧,誰知道之後會不會收到一百個讚賞呢。」這亦呼應了他去年攀登富士山的感悟,登山雖然辛苦但都能爬上山頂,但萬萬想不到下山更痛苦,沿途不但沒有風景,塵土飛揚,很多沙石跑進鞋裡,雙腳很痛很痛。這漫長的5小時好比人生,同樣滿佈沙石,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無視這些沙石,走快一點向前看會令你舒服一點。

Basil於2023年登上富士山(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對工作的期望和追求

初入行時他追求的是職位,希望能晉升到更高職位負責更有深度的工作,並有同事支援。然後在不同初創工作時,他希望能創作更多代表公司的優秀作品,亦為自己創造說故事的機會。到了現在,好的作品固然重要,但他更重視做想做的事,對方和自己開心。經營公司要學習平衡自己不安和擔心的情緒,以面對未知之數,但亦感恩現在可以主導時間的運用,決定參與什麼項目,例如協助更多缺乏資源的社企和非牟利機構優雅地展現它們的故事,讓更多有心人知道並參與。兼職在大學教授創意媒體寫作、公關及廣告原理的他,亦希望能身體力行,讓學生看到做想做的事,想試就試的可能性。

以前同事借了張嘉佳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給他,其中一篇《擺渡人》的文章讓他深受啟發。「擺渡人」是指「引渡他人」的角色,幫助別人解決問題,開導他人。「現在的工作,無論是品牌顧問或教書,我很享受擔當擺渡人的角色,帶他們去到理想位置後,便安然離開。」

Basil於大學教授創意媒體寫作、公關及廣告原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人生的不同階段和工作彷彿為每個人預備了不同課題和考驗,我們要走多遠的路、花多少時間才能領略箇中道理雖然不盡相同,但只要走出了,你就能以更宏觀的視野看待人生,再應用在生活和工作,豐富自己和他人。我想這是一個這樣的故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