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那些我希望大學剛畢業的我知道的事

俗語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現在回想畢業後頭幾份工作原來比我當時想的重要。雖然沒有後悔,但每次轉工時都會想,如果那時做了另一個決定,之後的路應該會不一樣吧。

放棄工作前,我們還有改善它的空間嗎?

現在科技簡化了不少流程所以情況可能不太一樣,那時剛畢業從事的工作都是一些充滿重覆性的任務,例如將優惠券入信封、將提及公司產品的報導整理再電郵給相關同事、翻譯產品目錄,那時候的我一邊抱怨一邊希望盡快完成。「要做這些不需要特別技能的工作到什麼時候」、「有沒有一些更有深度的工作」大概是腦海中最常出現的疑問。

如果那時我向上司提議將紙本優惠券改成電子版(或者兩者同時進行一段時間再看成效),並附上工作流程、可以節省的成本,這會不會成為我在那間公司的一大成就?為什麼那時候的我沒有這個念頭呢?是因為沒想過自己可以改變現狀?因為沒有勇氣和上司說?又或者想著乾脆換工作便可?

這是一份容易讓你看到成果的工作嗎?

看不到工作的意義和作用是討厭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工作流程被分柝成很多細小的任務,你的成品再交到別的同事手上,沒法衡量成效的話就算製作如何精美也是只是自我滿足。以前有份工作需要翻譯產品資料,製作成產品目錄再交予銷售人員,而他們一般都不會說那份產品目錄如何幫助他們向客人介紹,因為這是必須的材料。

無論是網頁瀏覽數、銷售額、訂閱數等定量回饋,抑或是客人和觀眾感想等定性回饋,它們都大大影響工作的滿足度。當大部分公司已將職能分散至擁有不同專業的員工身上後,製作產品目錄的我基本上不會看到銷售人員如何向客人介紹。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在挑選工作時,考慮該工作是否有明確的回饋。

由對方的角度出發:你擁有什麼能力可以讓人放心將有深度的工作交托給你?

剛入行的我們都希望可以盡快負責更有深度的工作,但往往只是繼續枯燥乏味的任務。首先你要知道公司有什麼「有深度」的工作你希望參與,並準備可以說明你能力的事例。以「撰寫撥款申請」為例,你可以先了解申請書有什麼項目需要填寫,以及一份好的計劃需要包括什麼元素,嘗試以自己構思的項目寫一份申請再讓上司看看。如果他欣賞的話,可以提議未來的撥款申請,自己可以負責撰寫部分內容。又或者可以個人名義提交項目計劃書,如果成功得到撥款會是最好的證明。當然,這也取決於公司文化和上司的作風。

Cal Newport在《深度職場力》(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提出培養工作資本(Career Capital)說得好,只有把目前的事做好,培養自己的技能,令自己變強,才可獲得工作的選擇權。


工作了這麼多年後,才明白主動性是什麼。這不是指承擔自己份內事以外的工作,而是主動規劃你的人生,你希望磨練什麼技能,過怎樣的生活,而不是被工作或身邊的人主導。有了方向和慾望,才會驅使你作出未來不會後悔的行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