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90後木匠:趁年輕放手一博 製作原創實木傢具及小物

因為「大概有一種質感只有木頭才可綻放」,因為希望做出自己的木作,阿昇和拍檔Ming在2020年成立了綻匠木作,憑著獨特的設計和精細的手工,獲得不少木工愛好者支持。創業路不容易,他們抱著熱衷創作的初心,見招拆招,希望開創一條在香港不常見的木匠之道。

阿昇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志向。中學修讀美術的他,入讀演藝學院學習製作道具不成後,改為修讀展覽設計,並在世界技能大賽(WorldSkill Competition)發現木材的美和可塑性。「我參加的項目是櫥窗設計及展示。很幸運可以晉身決賽,代表香港到阿布扎比比賽。選手有三天的時間,自己一人完成設計、製作道具及裝飾櫥窗,我也因此而接觸了很多木工的手工具和機械。」

我可以用自己名義製作傢具嗎?

在香港普遍的情況是設計和工藝是分開的,產品設計是設計師的工作,工藝就變成偏向裝修和建造業,有沒有可能同時兼顧設計和製作,推廣自己的作品呢?

畢業後,阿昇加入了一間香港精品傢具店,「一開始的工作便是實戰,要在工場學習操作不同機器,為客人生產定製傢具。但隨著知識加深,技巧變得純熟,發覺自己不甘於依照別人畫好的圖紙製作。有很多想法和技巧想嘗試,但環境不容許。」然後他在村屋的家分間了一間小房間,舖設隔音棉、添置工具,用作工作室,埋頭「鬥木」。全職工作了兩、三年後,覺得自己都掌握了一些技巧,同時因為疫情租金便宜,便決定開設自己的工作室。

在香港做木工首要解決的昰空間問題,「一來要有足夠擺放工具和木材,二來升降機要夠寬敞,三來要找到肯租用單位作木工工場的業主,我們大約花了一年的時間,不斷和代理溝通,才租下這裡。」Ming回想。環顧工場四周,有擺放鋸、鑿刀、槌、修邊機、電鑽等工具的層架,亦有圓鋸機、線鋸機等較大型的機器,這些都是他們用收入慢慢添置的投資,逐步將工場升級,才做到現在較大型的傢具。

性格和作風大不同的兩個拍檔

阿昇和Ming結識於世界技能大賽,她修讀平面設計,負責工作室的營運,報價、繪畫定製傢具Mood Board、顧客服務、社交媒體、剪片等都由她一手包辦。他們兩人一個內向、一個外向;一個隨性、一個務實;一個想準備齊全才行動、一個覺得做過才知道是否可行,大概是性格和作風截然不同的他們,才能互補長短。阿昇不擅長表達所以向客人解說溝通便由Ming負責,Ming缺乏耐性所以精細的傢具生產工序由阿昇處理,兩人都找到適合的崗位發光發亮。

綻匠木作每年都會推出自家設計及製作木作,上年他們花了兩個月時間研究及實驗,最後完成了一款可以對摺的麻雀板及摺疊腳架,方便收納和帶去露營。阿昇描述,「當中最困難的是打開腳架時固定的機關,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鑽研要以怎樣的形狀和角度,兩條木之間才能穩固並完全貼合地扣上。」定好了麻雀摺疊組的形態後,又要構思它的層次,挑選適合的五金配件,全部都是心思和手工。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但原來阿昇一開始對這個產品不太感興趣,Ming笑言做生意如同賭博,「他覺得沒有人會喜歡,但我相信一定會受歡迎。我不斷說服他,先做一張看看反應吧。如果沒有人購買,大不了留作自己用。直到其他客人的定製傢具都完成了,他也別無選擇,只好開始做。」阿昇的想法是,「始終自己較為著重產品的工藝和形態,但那時還沒想到一個滿意的方式,所以有些猶豫。她認為應該趁市場還沒有同類型產品盡快推出,之後我也在時間上讓步了。」幸好產品推出後反應不俗,佷多客人預訂,亦得到不少木工朋友的讚賞。

你可能不知道的木工小故事

創作木工製品沒有說明書,木匠要因應木材特性和產品設計,編排各個工序的流程。一舨來說,板材由鎅木廠送到工場後,首先要將木材刨平、切割成理想的尺寸,然後加上榫接並組合成立體結構,最後打磨、上油,當中亦要考慮木紋的走向和拼接。香港天氣潮濕,有時木條拼砌成櫃後便要立即上油,否則可能會拱起、彎曲。木條之間亦要預留一些空隙,避免櫃身因木材膨脹而爆裂。「木工是一門容錯率比較低的工藝,不像陶藝那樣,拉陶泥失敗了可以用同一塊陶泥重新開始。木工若稍有差錯就得換另一塊木頭,例如製作儲物櫃的趟門路軌時,偏差1毫米都會令移動趟門時卡住,只能反覆嘗試才能做到理想的效果。」Ming 解釋。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試錯多了,慢慢建立起自己的知識庫,效率亦逐步提升。問到阿昇如何深進他的木工造詣時,他指出「最重要的是保持好奇心,觀察別人的作品,學習他們優劣之處,及以勇於嘗試。因為自己是設計出身,所以比起深造現有的榫接結構和製作傳統傢具,更想嘗試一些新款造型的傢具,例如結合不同技巧,創作一些市場上未出現的產品。」

提到自己的得意之作,阿昇說起一款為客人製作的咖啡手推車,其特別之處在於上方儲物格用了蛇腹捲門,呈現木材不一樣的柔軟質感。櫃門打開後更會收藏於兩側的暗格,令手推車更美觀。客人可從儲物格取出咖啡豆與沖泡咖啡工具,放到頂部的托盤上,再為朋友沖煮一杯醇厚的咖啡。就連櫃桶的手抽,他也花了不少工夫,打造了更方便拉出及推入的中空設計。「完成了這個手推車後,感覺自己的設計觸覺和手工都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咖啡手推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了完成精緻的作品帶來滿足感外,客人願意花錢購買也非常令人鼓舞。而這些消費又支撐著工場,讓我們可以有空間繼續創作。」阿昇思考了一會說。「我們過去學到的手藝不僅派上用場,除了普羅大眾之外,更獲得新加坡、台灣工匠的讚賞和認同,成為我們繼續創作的動力。」Ming補充。

最重要的還是要賺錢啊

Ming分享,「綻匠木作的定位……大概是解決客人奇難雜症的『萬事屋』吧,提供一些他們無法在市面找到的方案。例如最近有客人聯絡我們,想要一個有別傳統的紅色神主牌。我們就用了白橡及黑胡桃木拼湊成小屋,再用黑胡桃木雕刻成字粒,製作了一個更能配合客人家居現代風格的神龕。我們的優勢是客製化服務,完全因應客人的要求而製作。」很多客人都是看到綻匠木作的網頁或社交媒再查詢,其中一部分是設計師,明白優質的作品需要時間製作;也有些身於六、七十年代的朋友,那時傢具以訂製為主流,所以他們較能了解工藝的價值。

土地神神龕(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綻匠木作成立的3年間,他們嘗試過不同商業模式,上了一堂又一堂深刻的課。「一開始我們打算銷售自製的傢具,但很快便遇上一個難題——製作產品目錄需要很多空間擺放傢具,前期亦要投入資金購買木材,因此後來轉而生產定製傢具,並拍攝了很多短片展示作品的外形和細節,補充沒有實物的不足。然後因為疫情大家都留在香港,變成以舉辦木工體驗課為主。一開始教導參加者製作拼木盒子等小物,之後推出了茶几、櫈等較大型和複雜的木作工作坊,大部參加者都因價錢而卻步。也試過在市集擺賣,發現不少人比起擁有商品,購買箇中的體驗更吸引他們。」

到了第3年,他們的結論是多線並行,有什麼便做什麼吧。因為傢具的流動性很低,買了一次不會在短期內再購買,工作坊亦有旺季和淡季,售賣錢箱和儲物櫃等小物可以彌補這些不足,客人送禮時可以購買,也可以接觸海外的客人。今年市道異常淡靜,幾個月都沒有客人查詢,有的即使報了價都沒有回音,「我想現在是我們的逆境?所以會在這些比較清閒的時間研發新產品和購思工作坊主題,自己創造機會。我們都是設計者,有能力設計新產品。」她接著說,「之前有想過擴充工作室、增聘人手加速生產,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慶幸當時沒有這樣做。保持小規模運作,更能靈活應對外部環境的變化。」

木工在香港

阿昇覺得,「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嘗試,未來想製作更多變形傢具,切合香港較狹小的屋住環境。也想做一些藝術導向、沒有什麼實用性的裝飾。始終手藝會跟你一輩子,如果某段時間沒什麼生意,也可以做些展覽的臨時工作,到我們的新產品推出了,有客人購買,可能又可以繼續做下去。」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令人唏噓的是,香港的木工市場不足以養活一群木工工匠,到了30幾歲,家庭負擔大了,想要一份穩定的收入,不少行家都會轉行做裝修。但他們卻有不同看法,「即使我們出去打工、做兼職,學到的知識和經驗最後都可以應用於綻匠木作,所以沒有放棄這回事。」

對小本經營的傢具店來說,在香港生存確實不容易。兩個在裝修和定製傢具沒什麼人脈的90後木匠,嘗試以不同方式推廣他們的作品,由零開始慢慢累積followers。你會看到他們做生意其實有自己的一套,看到他們的靈活變通,看到他們如何互補不足,而背後推動他們繼續努力的仍是對創作木工製品的熱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