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appy Amy – Amylaceous Kitchen 以簡易食譜分享快樂

自小在互聯網和社交網站下成長的一群也許比起醫生、律師和老師等傳統專業,對成為 YouTuber和KOL更感興趣。究竟這些新職業會否為人們帶來更大滿足感和自由?Amy自2014年起經營「Happy Amy」的YouTube頻道和其他社交網站,透過分享簡易的煮食方法,讓大家可以勇敢地踏入廚房,感受煮食的樂趣。在她眼中,「YouTuber」是一份怎樣的職業?

可能是香港的末代漁民:冀為香港人提供更多海魚選擇

人總是害怕改變,不擅長面對不確定性。對於轉工,我們往往煞費思量才能下定決心,更何況是「轉換跑道」要承擔的風險和不安。九年前,林子龍Alex做了一個令身邊的朋友感到錯愕的決定——由化妝師及美術指導轉行做漁民。這些年來,他逐漸建立自己一套的養魚心得和劏魚技法,創立「本土養殖」,一步一腳印地累積經驗和成果。你說在香港養殖海魚是否仍有需求和價值?或者閱讀Alex的故事和兩位未研香港實習生的分享能為你帶來一點啟發。

森林療癒嚮導 與都市人一起感受大自然的療癒力

接觸大自然能使人身心愉悅早有報導,即使簡單如早上曬太陽15分鐘也可減壓。日本人熱衷到訪如山岳和神社等「能量景點」,相信那裡有高質的氣場和能量,因而可得到大地的能量。無獨有偶,日本亦於1982年代提倡「森林浴」,鼓勵人們漫步於山林之間,享受大自然的動與靜,放鬆身心。森林浴的概念其後普及至世界各地,繼而有國際性的森林療癒協會成立,培育森林療癒嚮導,陳堯燊Sun便是其中一位。

由插花新手到開班教學 花藝師Nicole的創業夢

近年手作風盛行,開網店或在網上寄賣自己的產品,發展副業,甚至自己做老闆創業會否是你的夢想?而當中又有多少人會持續不懈地努力,將夢想由一個念頭發展成事業?Nicole由2016年開始接觸花藝,2017年開設「Nicole花藝教室 Nicole Floral Class」的YouTube頻道,到2020年尾租下自己的工作室,她說能夠走到這一步,是憑著聽起來不太有型的「堅持」。

當實習有了不一樣的意義 未研香港實習生計劃

實習生,我做過,你也可能做過,大多是為了在求學時期累積工作經驗。然而,隨著工作模式轉變,實習生的對象或者不再限於學生或應屆畢業生,美國就有人以12個月的時間在世界各地不同機構實習。「未研香港」2020年6月推出第一期實習生計劃,2021年1月將開始第二期,那實習生計劃多了一份意義——振興香港工農業。

整理收納師陳杰屏 擁抱多元職業的斜槓族

隨著社會與生活變遷,有的職業被淘汰,也有新興職業出現或普及。好幾年前接觸山下英子的《斷捨離》,一開始整理收納多是電視、書本或網絡上一的生活小知識,但近年香港竟然出現了職業整理收納師,收錢替客人「執屋」。陳杰屏Kanas 2019年獲得「日本專門家檢定協會一級整理收納師」資格,透過朋友介紹和口碑,慢慢建立了她的客戶群。對她來說,「整理收納」是什麼?從中她又有什麼體會?

壁畫藝術家Jacmila 發現自由的創作之旅

喜歡拍照打卡的你們,香港各個壁畫前是否都留下了你的足跡?近年為活化社區,壁畫藝術紛紛進駐街頭,原來在牆壁上塗上不同主題的圖樣,例如自然風景、當區特色建築、人物,或者只是簡單如色彩,已經可以大大改變整體環境氣氛,彷彿賦予了建築物和街道生命。而拿著畫筆爬上爬落的壁畫藝術家,其實是一份怎樣的工作?

居港日本人:我想成為北海道和香港的橋樑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覺得這個地方雖然交通方便但人多車多,去到哪裡都擠擁得喘不過氣;春天潮濕夏天悶熱,好像一年只有幾天的天氣舒適宜人。相反日本四季分明,賞櫻觀楓看雪,每季也有不同景色;地方整潔、美食、人們有禮友善,難怪是港人的「第二個家」。面對這樣的差距,北海道函館市出身的藤本真由美小姐(Fujimoto Mayumi)卻於2014年隻身來到香港,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她,住過劏戶,喜歡茶餐廳的食物。究竟香港有什麼吸引之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