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製衣職人細說行業轉變與自己的成長

這年頭「樂壇已死」了,「電影業也不能像八、九十年代般輝煌」,製造業的生產線和廠房亦早已遷移到中國內地和東南亞國家,這裡剩下的可能是一群一直還在堅持的人。也許他們不是為了證明什麼,而是單純做著自己相信和覺得有價值的事。Edmond在製衣業界打滾了30年,由採購、批發、在大陸設廠、到舞台服裝設計等工作他都曾涉獵。2020年,他和拍擋成立了「本土製業」,希望復興本地製衣。

曾經是香港製造業支柱之一的紡織及製衣業在1980年代初因香港地價和工資上漲,而適逢內地改革開放,積極引進境外資本,給予稅務、地價等方面的優惠,不少廠商紛紛將生產線北移。雖然大規模生產的時代已難復再,但近年手作流行,各式各樣的手袋、飾物、衣履等在周末市集隨處可見,「好像回到當年的家庭工場生產般,多了一份溫度和親切感」,Edmond笑著說。

Edmond從事舞台服裝設計多年,在深水埗自設工場已10年多。上年農曆新年過後,在「一罩難求」的情況下,不少人自己買衣車和布料製作口罩的情景,他至今仍記憶猶新。「好久沒見過基隆街一帶這麼熱鬧,很多布行的存貨都被清空了。」這又不禁令人反思,本土工業的重要性和出路。

本地製造的優勢

對於消費者,Edmond覺得我們都習慣了廉價消費。「只要打開網購平台,$100的預算已經有很多T-Shirt 的選擇,而廠商亦有利潤,但換了是在香港生產,$100一件T-Shirt真的太便宜。不過,當那件T-shirt到手後,品質和尺寸只否如我們想像般?在香港生產的,你可以看到實物,摸上手,知道原產地,即使售價是三、四百元,但品質有一定的保證,是否更划算?」然而,消費者教育是長時間的工作,希望有朝一日,大家能明白「Made In Hong Kong」的產品是物有所值的。

對於從事戲服設計和製作的人,原來在成本較高的香港生產也有其優勢?「在香港生產,我可以控制整個流程。演員試穿後,如有任何問題可以立即更改,翌日便可以交貨,彈性較高。而到2020年「本土製業」出現,Edmond和團隊開始承接各地團體和品牌的設計,目前主要生產袋和銀包等飾品,他亦覺得可與客人面對面溝通是一個優勢,「像現在我們製作的銀包,客人會過來工作室,一起討論決定怎樣改善後,姐姐隨即縫製,見到樣板覺得滿意才正式生產。我想這樣的溝通方式更容易與客人建立信任。」

創立「本土製業」

2020年所有劇場因新冠肺炎被迫關閉停演時,Edmond的服裝設計工作也停下來了。這時前助手兼時裝品牌Earth.er的創辦人Benny找上他,由一開始委託Edmond製作口罩套,到後來變成一起在香港生產布藝產品。隨著另一位拍檔Rain加入,他們決定創立「本土製業」,復興本地製衣,例如「本土製業」曾受綠色和平所托生產「堅守大嶼」旗幟,在香港完成絲印和車縫等工序。

「本土製業」現在更核心的業務,其實是開班教授製衣歷史和技巧等。製衣班分為初級和進階,同樣以4節課堂,前者以學習操作衣車和各種線步,製作Tote Bag為主,亦會介紹基本布料和香港製衣業的發展歷史;學員在進階班則學習半截裙紙樣製作及車縫工序。有的學員報讀是為了在移民前學多一門手藝,有的學員完成課程後去學習絲印,也有學員將製衣的心得與藍染結合。

但最令Edmond印象深刻的,還是第一班的學生。「這裡以前是工場,各處都擺放著不同布料。要開班首先要打掃乾淨,騰出空間教學。所以我和他們有個協議,我支付薪金給他們,要他們負責打掃,髹油翻新牆壁,清理雜物,完成後他們便可以全額資助方式在這裡上課。令我感動的是,他們真的花了不少心思翻新工場,連車縫線也按顏色整齊排列!」

製衣業的傳承

隨後,「本土製業」的製衣初班分為付費同資助兩種報名方式。如果年輕人有興趣但因經濟原因而未能參加,可聯絡「本土製業」商討資助安排。「開設製衣班的初心是希望年輕人學會一門手藝,所以如果他們有經濟困難,我們很樂意幫忙,他們亦無需為請求幫助而覺得尷尬。」教授年輕人車縫和製衣的念頭在2019年出現,那時Edmond不斷思考自己可以為年輕人做些什麼,原來自己正正可以運用過往多年在製衣業界工作的知識和經驗,作分享和傳承。所以在「本土製業」的業務中,開班教學是Edmond更感興趣的範疇。

曾在製衣業不同崗位工作,也見證著行業的轉變,Edmond覺得自己慢慢轉型至教學方面。他會不停斷研如何改善課程的內容,反思現在的內容中歷史和理論是否太多,也會開拓製作kimono和親子班等課程。由Edmond的投入和專注可以知道,他真的樂在其中,「無論是規劃課程、準備教材,還是面對年輕人,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成長的歷程,現在總算明白教學相長的意思了。而且每一班的同學都各有特色,和他們交流很有趣。」

工作室的小故事

除了製作布藝產品和教學,Edmond的工作室也是不同背景的人的聚腳點,每天都有不同故事上演著。訪問Edmond時,有位從事製衣車位(負責時裝及各類布藝車縫工作的工人)50年的姐姐分享了一個Edmond和筆者都不認識的名稱——養成工,詳細了解之下才知道原來是指以前盛行於製衣廠,一種兼有訓練含義的僱傭制度。大家有說有笑地談著,原來歷史和以前的香港可以這樣傳承。

又有一次,製衣班裡一位十多歲的女生,上課時常常顯得很慌張,Edmond忍不住問起她「是有什麼問題嗎」,才知道是因為其他同學看起來都懂得很多東西,而自己什麼都不會,覺得害怕。Edmond問她:「你知道你擁有一樣我們都沒有東西嗎?就是青春呀。」其他同學都應聲附和,然後哄堂大笑。他認為,除了教授年輕人一技之長外,讓他們找到自己的方向,建立信心和自我價值同樣重要。但更重要的而Edmond和團隊已建立了的,不是一個讓身份和背景各異的人「圍爐取曖」的空間嗎?

但願現在埋下的小小種子以後可以綻放出動人的花兒。

有關更多「本土製業」製衣班的資料,可參考「本土製業」FacebookInstagram

Back to Top